六年级日

一年级》大学季:用另一种方式打开青春:青春造句一年级

六年级日记 2019-11-24 点击: 手机版

原标题:一年级》大学季:用另一种方式打开青春

  虽已进入深夜,但上海戏剧学院的形体房内却灯火通明。有人在弹唱,有人在练舞,还有人几乎一夜没睡,只为了找剧本。跳过一百遍的舞,为了更好的状态和更美的展现,女孩子们还是每天没日没夜地;瘦弱的萌妹子独自一人在苦练杂技,当双脚被一面大鼓砸中的一瞬间,看到的都要碎了,她却依旧

  在这所有甄别制度的校园里,每个人都这九条真谛:所有遨游天际的梦想,必从脚踏实地开始无努力,不青春;只有流过血的指头,才能弹出绝唱无拼搏,不青春;明明有颜的软实力,偏要练就一身硬本领无奋斗,不青春;浇下汗水,收获指日可待无疼痛,不青春;任梦想与现实撕扯,却只管勇往直前无理想,不青春;忍痛踮起脚尖,世界任你舞动无追求,不青春;摘下,回归初心,一切从头开始无沉淀,不青春;最独特的花朵,最绚烂的烟火无个性,不青春;在正式生与旁听生之间,任切换无自信,不青春。

  当每周六晚十点,你在湖南卫视的荧屏上看到这些青春逼人的镜头时,千万不要以为这是正在上演的一部偶像剧因为这档原创节目没有剧本,没有经过设计的种种冲突和意外,老师和学生也都没有表演成分,还有最重要的这,是真实的《一年级》大学季。

  经历了前一周大规模的六城联动点映后,10月31日晚十点,接档《偶像来了》的湖南卫视第四季度原创节目《一年级》大学季在高期待值中准时。首期节目获得了全国收视率1.18、份额8.05%、同时段排名第一的成绩,并成为当日市场上份额竞争力最强的节目。佟大为、黄志忠、袁姗姗和刘芸四位明星老师的本色表现,高颜值并且性格各异的上海戏剧学院新生,堪比电影品质的镜头、具有浓厚校园风的形象包装以及跌宕起伏的矛盾冲突,不仅引发了观众和网友对《一年级》大学季的高度关注和讨论,就连文化艺术界的一些专家、学者都直呼不过瘾,对于节目,他们也颇有。

  作为一名策展人,我认为艺术最大的价值在于创造性,而青年人是最有可能性、潜能性的群体。看到年轻人在节目中展现出来的个性后,当代知名艺术家、策展人、元典美术馆馆长梁克刚感到很高兴,他觉得把电视镜头对向一年级的新生,是个了不起的创新,不过,他坦言,觉得还不够过瘾,他还希望更多地看到年轻人叛逆的感觉以及更多个性化的东西,我觉得现在校园里小清新的东西太多了,希望有另外一种审视世界的眼光。

  评论人、作家傅斯鸿也有不够过瘾的感觉,他期待旁听生与正式生的冲突能够更多一些。傅斯鸿提到的旁听生,是《一年级》大学季首期节目带给观众的第一个新名词。据湖南卫视《一年级》节目总导演徐晴介绍,《一年级》大学季讲的是发生在上海戏剧学院2015级表演实验班的青春故事,这是湖南卫视首次联合上海戏剧学院,共同将镜头聚焦大一新生,2015级表演实验班的学生由正式生和旁听生组成,通过高考制度正式考入上海戏剧学院的正式生有19名,通过初试和复试层层选拔出的旁听生有8位。师范大学教授、作家、编剧梁振华从观众的角度谈了自己的感受,我很直接的感受是,这是一个浓缩的青春版奋斗史。他相信《一年级》大学季在完成之后,旁听生、正式生和老师的成长,都会留给大家很多思考的空间和启迪,而且这并不局限于艺术院校。

  《一年级》大学季这部浓缩的青春版奋斗史,最牵动的故事之一便是的甄别制,这也是首期节目带给观众的另一个新名词。甄别制是上海戏剧学院建校以来一直保留的、根据专业成绩、平时表现等情况对本校学生进行严格甄别考核的一种考试方法,甄别成绩不合格者将会被劝退。现在在《一年级》大学季中担任班主任老师的佟大为,就曾经差点因为甄别考试成绩不佳而被甄别劝退;去年在《一年级》小学季中担任生活老师的宋佳,当年也曾因为早上起不来、缺席了几次早课而险被甄别。

  如今,严厉的甄别制度将同样用来考核《一年级》大学季2015级表演实验班的同学们,正式生和旁听生都要接受多轮甄别考试,而在每一次甄别考试中排名末位的学生,如果是正式生,将被降级为旁听生,如果是旁听生,则要接受更加的现实直接被淘汰离校。青春故事你能想到的关于青春的、疼痛的、欢乐的、懵懂的、戏剧性的、梦想的、的故事和情感,都能在《一年级》大学季里找到。

  随着后续节目的陆续,《一年级》大学季中展现出的个性和冲突越来越多。在旁听生首战正式生的第一次甄别考试中,自小体操的邢菲面临着极大的压力,她从未接触过英语,但首轮甄别考试内容包括英语、古诗词和口头作文三项,作为旁听生,若是排在最后一名,将被直接淘汰。深感自己肯定会在甄别考试中排名垫底的邢菲情绪低落,便一个人偷偷地离开了学校,直到班主任佟大为宣布成绩时才出现。看到畏缩的邢菲,在影视圈里出了名好脾气的佟大为顿时火冒三丈,劈头盖脸地起了邢菲。

  老师,您不能这样说邢菲。此时,正式生袁雨萱将佟大为的声打断,我知道您是想负责任老师我们已经18岁了,我们是大学生,我觉得老师您可以以朋友的身份来跟我们交流老师您觉得您是我们的老师,同时是我们的朋友吗?因为力挺邢菲,袁雨萱当堂顶撞起了佟大为,并对佟大为的严肃、严厉进行了质疑。

  节目后,不少观众直言不讳,相较于《一年级》小学季的纯,《一年级》大学季活脱脱就是一部有着荷尔蒙气息的青春偶像剧,特别是学生离校出走、学生质疑老师等场景,更成为节目组有剧本的最好说词。

  事实究竟怎样?全程参与节目的明星老师最有发言权。我真的可以对天发誓,没有剧本,真没有,所有事情都是很自然而然地发生的。形体老师刘芸是个直性子,面对,她直言,在上海戏剧学院拍了近4个月的节目,每天生活在100多个镜头下面,从第一周极其不适应,到后来洗完澡裹着浴巾都能很淡定地走来走去,现在已经完全融入到节目之中了,就是真实的生活和教学。副班主任袁姗姗也诉苦说,每天24小时都在镜头下,如果线小时,会崩溃的。

  也有人问徐晴,《一年级》大学季这档节目是不是买了国外版权模式,或者说借鉴了什么模式。每次被问到这个问题,徐晴都会明确地说,这是一档真正纯原创的节目,没有买、也没有借鉴过任何模式。至于节目的灵感来源,徐晴说,一是高校招生制度和上海戏剧学院本身存在的甄别制度,另一个就是每一个人都会拥有的青春故事。

  关于《一年级》大学季的定位,也出现过很多种说法,例如大型原创校园节目、青春校园励志偶像剧,等等。徐晴觉得都是不准确的,在她看来,《一年级》大学季既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节目,也不是大众所理解的影视剧,而是介于两者之间。它在拍摄方式上用的是类似于节目的手法,采用上百个机位全方位记录的方式,但在故事和呈现效果上力求达到影视剧的观感。徐晴说,她暂时还想不到用哪个词能更好地描述这种节目类型,所以就姑且定义为真实戏剧,而整个节目的定位,则可以用偶像养成的真实戏剧来概括。

  为何可以用偶像养成的真实戏剧来概括?徐晴解释说,《一年级》大学季的题材具有偶像养成的特质,大家在看节目的时候,会感觉到一股强烈的青春朝气。我们常说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气场,其实一档节目也有一档节目的气场,《一年级》大学季的气场,我觉得就是青春两个字,就是那种敢想敢闯、,甚至任性地渴望按照自己希望的方式去活着的生命朝气。《一年级》大学季鼓励这种青春朝气,我们希望塑造的偶像,就是具备这种朝气的人。

  如果用一句话总结今年的《一年级》大学季,我觉得这是一档用另一种方式打开青春的节目。节目前夕,在10月25日举行的六城联动点映式上,徐晴透露说,《一年级》的看点其实就是青春的看点,你能想到的关于青春的、疼痛的、欢乐的、懵懂的、戏剧性的、梦想的、的故事和情感,都能在《一年级》大学季里找到。她用3个关键词来概括这些故事和情感。除了戏剧和甄别外,另外一个词便是梦想。她很自信地告诉大家,在《一年级》大学季里,你几乎看不到我们的孩子谈论梦想,但你几乎都能看到梦想。为什么?因为《一年级》大学季里的孩子都是95后,在徐晴看来,这一代人可能没有钱,没有依靠,没有确定的未来,但他们最不缺的就是梦想。

  傅斯鸿把节目中展现的这种梦想定义为星空下的艺术梦。他关注到,每年的艺术类高考都会成为的新闻,成千上万怀着艺术梦想的学子挤满了各大艺术院校,只为那极少的名额在努力地争取,当然,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几家欢乐几家愁。《一年级》大学季在为观众呈现着艺术教育的不同形态。傅斯鸿具体解释道,作为大学校园里存在的一个特殊群体,旁听生从来都是被边缘化的对象。以著名学府大学为例,北大校本部的学生不过只有四五万人,而没有正式入学却住在附近旁听课程者大约达到了八万人左右,相当于正式生的两倍。但这样一个庞大的求学群体却往往为人们所忽略,许多从旁听生中崛起的精英人物,如果不是他们自己来讲述,恐怕也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旁听生经历。但《一年级》大学季里的旁听生政策,让一群来自全国各地,怀揣着艺术梦的青年,在没有参加艺术类高考的情况下,有了可以进入到一流艺术学府进行旁听的机会,这是在为他们的艺术梦注入腾飞的力量。在傅斯鸿看来,《一年级》大学季在为当下的社会探索一种教育的新模式,即让年限教育的局限有可能被突破,让艺术教育的门槛得以放宽,为艺术梦留下一片星空。

  在一轮一轮甄别的同时,傅斯鸿在节目中看到了旁听生们的与,信心与挑战。正如徐晴所描述的那样,节目里的那些孩子们追梦的方式不太一样,他们绝不满足于说说而已,而是有梦就去追,有计划就去执行,大胆地付诸行动;他们不会对摆在眼前的困难说不,却有勇气对内心的指令说不;他们不会对赐给他们的机会视而不见,却有底气对旁人的和视而不见。(作者:鄂璠)

本文来源:http://www.5261.com.cn/rijidaquan/liunianjiriji/2019/1124/53019.html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