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诗词大会上的小网红 初一女孩侯尤雯试写高考作文 诗词大会女孩

作品 2019-11-24 点击: 手机版

原标题:诗词大会上的小网红 初一女孩侯尤雯试写高考作文

  如果让中国诗词大会上崭露头角的小网红、文来中学初一(11)班侯尤雯,来写今年的高考作文,她会写些什么内容?能800多首古诗文的侯尤雯,写起文章来,古诗文佳句会不会信手拈来?

  高考语文科目结束后,作文题一公布,周到君就与侯尤雯的妈妈取得联系。妈妈有些犹豫,觉得高考作文题思辨性比较强,侯尤雯毕竟才是初一的学生,尚没有过议论文的写作,因而担心她驾驭不了高考作文题。

  不过,沟通下来,侯尤雯妈妈觉得让孩子尝试一下,也未尝不可。不管孩子写成什么样,都是一个初中一年级孩子对于高考作文题的独特理解。初一女孩新鲜试写的高考作文,等你来欣赏。

  这一刻谁难分难舍,明日或许便参商永隔;那一年谁泪打悲风,怎料一纪又久别重逢。一场大梦,谁不想未卜先知,可谁又能预测。

  所以喜欢那种未知带来的无可奈何,徒劳带来的为力,骤变带来的无言默默。

  是蛮人于华夏,虔诚,别无他;是大夫沉眠于楚江,知命而哀,顾影孤独;是班姬垂泪于长信,恨望昭阳,怅念雨露。

  预测先知,与悲哀,又有何差异?要么,要么倔强不从。若知命不过是叹息与消沉的理由,那么知命又何用?浮生千万,莫不知守命而已。预测了未来,便不应循规蹈矩;安分守成,便不应长嘘短叹。平庸其间者,最是空玄虚而碌碌者。

  多少伟大的预测,埋没在黄土之间,每次读到伟大灵魂的逝去,便好像看见了一张忧心的面容,他眉眼淡漠似笔锋微扬,埋没几行的过往任人猜想。世界总来不及接受这的预测,故而一次又一次地令他们淹没于与迷茫。常想道句歉语,代替曾经的时代思绪沿着墨迹流淌,余生你可在天堂安享,别来无恙?

  不禁去看那些任命运的人,他们又何曾安稳度日:楚霸王一生信命,垓下仰天啸道:我,遗恨千古;林黛玉以宝玉为命,最后痴嗔而死,香魂杳杳。他们是否从未想过改变?似乎不可能。在天面前,曾经的人们显得太微小,太迷茫。

  一些人,他们十分聪明,曾经特别留意很多不应该知道的事情,所以很多表面下的,也知道自己无力改变这种事情。这种人而狡猾,而且享受那种众人皆醉我独醒、但是我又不叫醒你们的优越感。可到头来换得的,到底是盲目惆怅,回不去年少轻狂。

  如果让中国诗词大会上崭露头角的小网红、文来中学初一(11)班侯尤雯,来写今年的高考作文,她会写些什么内容?能800多首古诗文的侯尤雯,写起文章来,古诗文佳句会不会信手拈来?

  高考语文科目结束后,作文题一公布,周到君就与侯尤雯的妈妈取得联系。妈妈有些犹豫,觉得高考作文题思辨性比较强,侯尤雯毕竟才是初一的学生,尚没有过议论文的写作,因而担心她驾驭不了高考作文题。

  不过,沟通下来,侯尤雯妈妈觉得让孩子尝试一下,也未尝不可。不管孩子写成什么样,都是一个初中一年级孩子对于高考作文题的独特理解。初一女孩新鲜试写的高考作文,等你来欣赏。

  这一刻谁难分难舍,明日或许便参商永隔;那一年谁泪打悲风,怎料一纪又久别重逢。一场大梦,谁不想未卜先知,可谁又能预测。

  所以喜欢那种未知带来的无可奈何,徒劳带来的为力,骤变带来的无言默默。

  是蛮人于华夏,虔诚,别无他;是大夫沉眠于楚江,知命而哀,顾影孤独;是班姬垂泪于长信,恨望昭阳,怅念雨露。

  预测先知,与悲哀,又有何差异?要么,要么倔强不从。若知命不过是叹息与消沉的理由,那么知命又何用?浮生千万,莫不知守命而已。预测了未来,便不应循规蹈矩;安分守成,便不应长嘘短叹。平庸其间者,最是空玄虚而碌碌者。

  多少伟大的预测,埋没在黄土之间,每次读到伟大灵魂的逝去,便好像看见了一张忧心的面容,他眉眼淡漠似笔锋微扬,埋没几行的过往任人猜想。世界总来不及接受这的预测,故而一次又一次地令他们淹没于与迷茫。常想道句歉语,代替曾经的时代思绪沿着墨迹流淌,余生你可在天堂安享,别来无恙?

  不禁去看那些任命运的人,他们又何曾安稳度日:楚霸王一生信命,垓下仰天啸道:我,遗恨千古;林黛玉以宝玉为命,最后痴嗔而死,香魂杳杳。他们是否从未想过改变?似乎不可能。在天面前,曾经的人们显得太微小,太迷茫。

  一些人,他们十分聪明,曾经特别留意很多不应该知道的事情,所以很多表面下的,也知道自己无力改变这种事情。这种人而狡猾,而且享受那种众人皆醉我独醒、但是我又不叫醒你们的优越感。可到头来换得的,到底是盲目惆怅,回不去年少轻狂。

本文来源:http://www.5261.com.cn/yuedu/zuopin/2019/1124/52898.html

相关推荐